热门推荐: ?爱情向东,婚姻向西?

第一章.爱恨交织

淼淼 | 发布时间:2018-05-10 12:07:30 | 本章字数:2065

第一章.爱恨交织

更深露重,鼓角声再次响起,已是三更天。

皇城西域的凰鸣宫内,一扇半掩的雕花窗扉里,一豆伶仃烛火,孤独地守着夜。

秦暮歌坐在床边,喑哑火光,映得她憔悴瘦削的脸颊一片凄苦。

这日是东越皇帝凤千霖选秀女的日子,听贴身丫鬟净月回报说,这日皇上选中了三个秀女,一人封为嫔,两人为婕妤,个个美貌如花才艺双绝,今夜凤千霖必定留宿在新人闺房里……

心底忽然窜起一股钻心的痛。

从很久以前,凤千霖身边就不止她一个女人,更鲜少来凰鸣宫。可秦暮歌还是会时常回想起,当初洞房花烛夜时,凤千霖许下的“一生一世一双人”的承诺。

而今,造化弄人,物是人非。

“娘娘,时候不早了,早点歇息吧。”

凉风破窗而入,将秦暮歌的鬓发吹乱。

净月为秦暮歌披上一件红色披风,脸上是掩不住的心痛。想当初娘娘可是西凌国最受宠爱的公主,而后嫁给了东越国的太子,世人都说这是一段锦绣姻缘,可却无人知晓,这些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娘娘,过着怎样痛苦锥心的日子。

秦暮歌怔怔地看了空荡荡的院子良久,唇畔扬起一抹自嘲的笑,喃喃自语,“他应该不会来了,净月,命人关了凰鸣宫大门吧。”

话音方落,漆黑的庭院,被红色的灯笼照亮。一行拿着宫灯的太监,簇拥着一个男人快步而来。

“娘娘,皇上来了,真的是皇上来了。”净月惊喜地大喊。这夜皇上本该在新纳妃嫔寝宫,如今却来了凰鸣宫,这是何种的荣耀和宠幸,看来娘娘是要苦尽甘来了。

秦暮歌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越来越近的男人,手微微发颤。三个月了,凤千霖已经三个月没有踏入凰鸣宫半步。

凤千霖披着一身寒霜,阔步走入寝殿,俊美容貌在影影倬倬的烛火里,半明半暗,看不分明,可那一刹那,秦暮歌却好像看清了他,看见了他眼底温柔和煦的笑容。

“臣妾参见皇上。”

秦暮歌隐忍着泪,屈膝,盈盈朝着凤千霖下拜。她有好多的话,想要同凤千霖倾述。

可她并没有等来凤千霖温柔以待,下颚猛地被男人大掌一把捏住,那劲头很大,仿佛恨不得掐死她。

“秦暮歌,以前你就对大皇子下过狠手,朕念在夫妻一场的份上放过了你,命你不准踏出在凰鸣宫一步,好生思过,没想到你歹毒自此,才过三个月,竟变本加厉给朕的皇儿下毒。”

凤千霖漆黑的眸子底,写满了愤恨和痛心疾首,他没想到当初那个天真烂漫玉雪可爱的女子,成为皇后后,会变得如此歹毒陌生。

他当初是瞎了眼,才会视她如珍宝。

秦暮歌怔了怔,立刻明白一定是凤千霖唯一的子嗣凤奕又出事了。

望着眼前这个她深爱的男人,秦暮歌按捺着身体里叫嚣的楚痛,勉强扬起一抹笑,说:“凤千霖,你怀疑是我做的?”

“不是你,还能是谁?”凤千霖气急败坏地说:“你没有子嗣,朕见奕儿那么喜欢你,让他叫你一声母后,可你怎么对他的呢?从前推他下水,昨日你又给了一块糕点给奕儿吃,今日他就中了毒,整个皇宫里,你最恨的就是婉妃,处处加害她的也是你,朕一而再的容忍你,你却不知悔改,你认为事到如今,朕还会相信你?”

秦暮歌心凉成一片,凤千霖的话字字诛心,让她痛得辩解不能。

她的沉默,让凤千霖更确定了给大皇子下毒之人就是秦暮歌。他闭了闭眼,将眸底的失望,彻底掩在了冷漠之下。

“来人,将皇后移送宗人府,等候发落!”

凤千霖甩开秦暮歌,冷酷地宣告着旨意。

他对这个恶毒的女人彻底死心了,曾经有多爱,此刻就有多恨。

“皇上,不要啊,娘娘一向宅心仁厚,怎么可能毒害大皇子。”

净月跪爬到凤千霖身边,大胆地扯住了他明黄色盘龙服的下摆,头一个接一个地磕在头上,额头沁出血色,可凤千霖却不为所动,一脚踹开了这个丫鬟。

“大胆,这里那里轮得到你一个奴才来多嘴,真是同你主子学得无法无天了。”

凤千霖如今对这两主仆,早已厌恶心寒到了极点,恨不得剖开她们的心看看,到底是不是黑色的。

“将这个奴才拖下去杖毙!”

带刀侍卫应声而上,拖着净月就要朝外走,一直仿若木偶的秦暮歌,忽然冲到了侍卫面前,从袖中抽出一柄镶着金玉玛瑙的匕首横在面前,咬牙说道:“你们谁敢动她一根汗毛,先过我这关。”

侍卫碍于秦暮歌的身份,迟迟不敢动手。

西凌国人一向民风彪悍,不论男女从小就能骑善射。当初凤千霖就是爱上秦暮歌在马背上的飒爽风姿,那时他觉得这样的女子率直得惹人怜爱,可此刻,那些他爱过的品性,全变得碍眼。

凤千霖抽出一个侍卫的佩剑,直指秦暮歌咽喉,狠声道:“秦暮歌,你如今自身难保,还管这个贱婢的死活,真是可笑至极,你信不信朕现在就可以杀了你。”

冰冷的剑锋,冷冷地抵在咽喉,就如眼前的男人一样绝情。

那一瞬,隐忍许久的眼泪,终于决堤。

秦暮歌哽咽地问凤千霖,“你真的要杀我?”

看着秦暮歌的眼泪,凤千霖的心一阵抽痛,他也不知道他与秦暮歌,如何走到如今田地的。

“皇、皇上,不好了,大皇子他,他快不行了,婉妃也气急攻心晕过去了。”徐公公气喘吁吁地跑进了凰鸣宫禀报凤奕的情况。

凤千霖蓦地回神,手颤抖着,锋利的剑尖毫不留情地刺破了秦暮歌白皙修长的颈项,鲜红的血液,潺潺涌出,触目惊心。

凤千霖再无半分痛惜。黑琉璃似的眼底,翻涌着无尽的恨意,“秦暮歌,如果奕儿和婉妃有什么三长两短,朕就……”

“就这么样?”脖子上的伤很深,很痛,秦暮歌却挑衅地笑出了声,“凤千霖,就是我给你皇儿下了毒,你能拿我怎么样?”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苏公网安备 32032102000031号